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2018-12-24 09:29:19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在你的印象中,

经济学课是不是很枯燥?

一大堆无聊的专业名词,

是不是让你光想想就要打瞌睡了?

可在中国曾有一位经济系的老师,

他的经济学课,能彻底颠覆你的想象,

离他开课还有一刻钟,

整间教室已被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极其枯燥的课竟能吸引这么多学生,

这位老师他究竟是谁?

他是享誉世界的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

也是中国的国民男神,连朱镕基总理,

都敬仰不已的真正高富帅!

可如此优秀的他,竟一辈都未婚,

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他,就是陈岱孙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1900年10月20日,

陈岱孙生于福州闽侯,

他的出身足可以用“高贵”二字来形容,

在福建当地,螺江陈氏是簪缨世家,

家族大名鼎鼎,出过不少进士举人,

“兄弟三进士,同榜双夺魁”,

曾被传为一时美谈。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家族人才济济,星月交辉,

有官至刑部尚书,

连林则徐也自称其“门下士”的陈若霖,

有海军中将陈庆甲,

清末溥仪的帝师他的伯祖父陈宝琛,

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制造者陈兆锵,

其家族内外亲戚里都是,

位高权重,文才武略的英才。

深厚的家学,让他自幼耳濡目染,

开明的父母还为他请了老师,

专门教导他的英文和数学。

这个富贵家族的公子,

也没有辜负家族的美名,

从小就是个妥妥的大学霸,

年仅15岁时英文已能出口成章。

在中学里,仅用两年半时间,

就读完了四年的课程。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1918年,他又成功考入清华留美预科班,

而那时在上海参加清华考试时的一次经历,

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在考试结束后,曾去黄埔滩散步,

当要步入黄埔公园时,

突然看到了一块,

“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

他彻底惊呆了,

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

却被外国人限制自由,

这是多么地欺人太甚!

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情怀由此萌发,

他突然想起古书中所说的,

“足食足兵”的重要性,积贫积弱,

是导致国家灭亡的根本原因,

富强才是救国的当务之急,

他决定,要以经济来振兴中华。

本就智商高群的他,

从此更加发愤地读书,誓要振兴中华。

1920年,他以优异成绩从清华毕业。

带着“学一些有用知识,

未来回祖国效力”的理想,

进入美国著名的,

威斯康辛州立大学学习经济学。

短短两年,他就获得学士学位,

并拿到美国大学生最高荣誉,金钥匙奖。

之后求知若渴的他,又进入

世界顶级大学哈佛大学攻读博士,

整整四年时间,

这个出身名门,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

为了知识甘愿住在,

哈佛图书馆专用的小隔间里,

每天闭门读书,废寝忘食。

1926年成功获得了哈佛博士学位后,

一心想要报国的他毅然弃美回国,

刚一回国,极富才华的他就被清华大学,

聘为经济系教授与系主任,

成为学校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第二年又兼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成为同时期清华园中最年轻的院长。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如果你以为他只是个书呆子,

那你就错了!

他是一个真正的男神级人物,

秒杀现在的所有小鲜肉,

1米8的高挑身材,

脸部轮廓分明,目光如炬、

刚强坚毅,器宇轩昂到如同一樽铜像,

微微一笑间自有儒雅高贵气度。

平日里,他喜欢穿一身笔挺的西服,

在他身上,既有中国学者的风度,

也有英美绅士的派头。

如果你以为他只是,

读书好,颜值高而已,

那你又错了!

他还多才多艺,喜欢听歌剧、昆曲,

为学生组织“古音曲社”,亲自粉墨登场;

在打桥牌方面,他也鲜有敌手;

他还是个运动健将,足球、网球、

游泳、狩猎、高尔夫样样精通。

他在学校的网球场上,球艺娴熟,

频频上网拦击制胜,风度翩翩的他,

也成了清华园里最惹人注目的男神。

他是当时女学生们崇拜痴迷的偶像,

所有女学生们都纷纷表示,

要按他的模子找对象。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可一个业余爱好如此广泛,

又如此年轻的老师能教得好书吗?

当然!

他的课堂总是坐无虚席,

因为听他的课实在是种享受。

他讲课坚持三个原则,

一就是:用纯粹的国语来讲授。

他虽自幼学习英文,娴熟无比,

却厌恶中英文夹杂使用,

认为那是一种殖民心态。

而他的国语说得极好,字正腔圆,

充满音乐感,让人心旷神怡。

他还有着恰如其分的幽默感,

讲课时偶尔穿插几次逗趣的话,

经常惹得学生们哈哈大笑。

二是:讲义条理清晰,时间掌握精准。

在上课时间的把控上,他称得上全校第一。

上课前一两分钟他已站在黑板前,

当他最后一句话讲完时,

恰好下课的钟声也响了。

如果他讲课结束,钟却没有响,

那一定是钟出了毛病。

他之所以能如此精确地掐着时间,

正是因为他的讲义底子非常深厚,

他当时名气很大,但著作却很少,

因为在其他学者争着立著博取名声之时,

他却埋头在一堂课的讲义里,

讲义一遍又一遍地给学生讲,

边讲边改,即使讲了好多年都还不满意,

仍然不断地进行完善。

他的学生们也都非常热衷于记笔记,

因为把他的话记录下来,不必增减,

便是一篇完整的经济学佳作了。

三是:注重讲课的实用性。

当时他在清华园里讲《财经学》,

年终论文命题便是:

《假如我是财经部长》。

每次学年考试,他都要求学生,

分析校外摆摊人、修鞋匠的经济成分,

一切从实际出发,锻炼学生,

融会贯通、学以致用的能力。

 
26岁哈佛博士,27岁清华院长,朱镕基都敬仰不已,一辈子未婚,一生只做了一件事

他还兼任清华经济系主任,

经济系是大系,每年级有一百多人,

分享到:
乐山新闻
热线出击
外媒看乐山
文化资源库
大美爱心
三江评论